http://www.chinajinghao.com

缓交社保、减免房租武汉739万个体工商户暖心政

  截至目前,我市登记在册的市场主体中,个体工商户达73.9万户,带动就业人数巨大。受疫情影响,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遇到了较大困难。

  为帮助这些个体工商户抗风浪、渡难关,18日,我市出台财税、金融、租金减免、社保等一系列政策措施,拿出“真金白银”为商户“解渴”“输血”,从阶段减免税费、降低要素成本、提供资金纾困、优化服务保障等多方面、多角度、多途径帮助个体工商户克服疫情影响。

  政策落实得怎么样?个体工商户复工复产状况如何?还面临哪些难处?20日,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进行了多路调查采访。

  “10号单好了没有?”“11号单好了吗?”20日上午11时,江汉区雪松路夏氏砂锅店门前,多位外卖员正在等待出餐。“我是昨天开始营业的,生意还可以。”夏氏砂锅店主夏家胜介绍。

  歇业近3个月,每个月要交10余万的门面租金,夏家胜坦言,压力确实很大。而且店里有100多名员工要发工资、缴社保。“减免、缓缴社保费用的政策一出台,确实减了不少压力。”夏家胜说,员工复工的积极性都很高,但是由于不能堂食,每天的订单量有限,只能采取分批复工的方式,安排店员上岗。

  “重新营业一两天,每天订单在200单左右。”夏家胜说,虽然跟以往的“一座难求”相比略显清淡,但是在政府各项政策的支持和疫情防控形势逐渐向好的条件下,对未来的经营还是充满信心。

  在雪松路上,经营了七八年的迁西板栗店4月10号也开始恢复营业。 “虽然没有租金压力,但是还是希望生意能快点好起来。”摊主徐仲萍说,“看到很多支持个体户的政策在陆续出台,作为小餐饮经营户,还是很有信心。希望疫情早日过去!”

  市万松园路雪松路商会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有30%左右的餐饮商户已经恢复营业,商会正在对所有店铺进行每日消杀,为更多商家复工复产做足准备。

  20日11时许,记者来到汉阳王家湾汉商21购物中心、武汉摩尔城等商业体,这里的一楼门店多数为为周边居民服务的餐饮小店,开业的不少。一家重庆酸辣粉店店主周先生告诉记者,看到武汉出台对个体工商户复工复产的扶持政策十分欣喜。周先生说,自己店里有3名工作人员,社保医保都是店里交,按扶持政策,这部分钱2-6月减免了以后,负担减轻不少,大概一个月可以少交3000多元。

  “房东为我减免了2.2万元房租。”20日,舵落口三正联盟巨龙电动车自行车门店老板幸应武说,房东拿出“真金白银”帮助他,让他克服疫情影响渡过难关的信心增强了。三正联盟巨龙电动车自行车门店有200多平方米,每个月房租8000元。18日政策出台后,房东甘仁刚积极响应,为幸应武减免了部分房租。甘仁刚说,帮助个体工商户减轻创业压力是应该做的,“大家都希望武汉快点好起来”。

  “肯定会对电动自行车门店的房租进行减免”,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万国电动自行车市场、青山建设五路电动车自行车门面个体工商户的房租,目前正在商议房租减免实施细则。

  在硚口区常码头汽配市场,记者看到,市场内大多门店都已开业。欣欣顺捷汽配商行工商户周燕介绍,为了早日复工,区市场监督局和汽配行业分会统一为市场内的个体工商户办理了复工豁免登记。周燕说,他是4月1日复工的,目前店里9名员工已全部到位。市场物业方还为店家准备了口罩和消毒液。物流正常后,发货也方便了许多,目前汽配店营业额已超过去年同期。

  常码头汽配市场800多户经营户,复市率已达到九成以上,市场供应基本恢复正常。

  个体户吴雪颇在王家湾大洋百货附近经营一家窗帘布匹店,店里正在搞促销活动。对于武汉出台个体工商户的扶持政策,吴雪说通过长江日报微信关注到了。“我店里有3名销售人员,他们的收入比较高,社保医保相对缴纳也比较高,政策规定2至6月社保可免缴,医保减半,相当于为店里减轻了总共将近1.5万元的费用,还是很感激的。”吴雪说,上午她拨打12333社保咨询电话后得知,社保减免单位缴纳部分是人社部门有专人负责办理,申报手续都免了。

  20日上午,记者来到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这里复市的经营户不少,蔬菜、水产品、粮食、食用油、干货等经营户均在忙碌。该市场行政总监郑荣秀介绍,考虑到疫情对商户的影响,元月23日开始,白沙洲农副产品大市场对商户减免进场费用。截至4月10日,共为商户减免进场费(采购车及送货车辆费用)608万余元。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的调研报告显示,受疫情影响,45.7%个体工商户面临订单减少问题,39.7%缺乏物流保障,34.9%遭遇合同履行困难。记者了解到,担心订单减少是个体户复工复产的主要障碍。

  20日,记者在沙湖果品批发市场看到,前来购买的顾客并不多。市场执行经理陈新介绍,市场第一期占地100亩,有近百家经营户,目前开始经营的只有40余家。”陈新说,因为水果如果进货多了,卖不出去,就会腐烂坏掉,有的经营户因为是从事仓储配送的,开张时机还不成熟。

  市场内的磊磊果行老板刘磊算了一笔账,现在销量只有以前的20%,确实下滑了,“不敢多进货,如果卖不出去,就会烂掉”。另一位常年供货给武商量贩的东凯中泰果业老板向小东说,疫情对果品批发市场冲击还不小,仅自己的销量就下滑了60%-70%。向小东希望有政策拉动人气,“只有市场活了,我们这些经营户就都活了。”

  疫情防控期间,很多餐饮个体工商户转向线上平台。记者采访了解到,政府减免租金、税收的政策让餐饮业享受到了一定的惠利,但是在不堂食、只配送的模式下,经营压力比以前大了不少。霄汉羊排店主肖汉说,通过外卖平台的配送成本较高,让很多餐饮企业难以承受。“希望外卖平台能够适当倾斜配送费用,让餐饮企业能够生存下去。”

  采访中了解到,个体工商户还普遍希望还贷延期、仓储物流成本减免等扶持政策更精细一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